清異錄 - 下載本文

《清異録》[宋] 陶穀 轉自:中國古代小說網 [樓主] 作者:lz665 發表時間:2008/04/10 14:17 收藏 修改 加精 置頂 鎖定 標題 來源 刪除 點擊:31次 [加為好友][發送消息][個人空間] 《清異録》[宋] 陶穀 轉自:中國古代小說網 [題]陶穀

據《全宋筆記》第一編第二冊,鄭州:大象出版社,2003年。 西南交大中文系06研可可 校對

清異錄卷上

天文門(十七事) 龍潤

李煜在國時,自作祈雨文曰:「尚乖龍潤之祥。」 跋扈將軍

隋煬帝泛舟,忽陰風頗緊,歎曰:「此風可謂跋扈將軍。」 奇水

雨無雲而降,非龍而作,號為「奇水」。 天公絮

雲者,山川之氣,今秦隴村民稱為「天公絮」。 赤真人

周季年,東漢國大雪,盛唱曰:「生怕赤真人,都來一夜春。」後大宋受命。 吼天氏

呂圜貧,秋深大風。鄰人朱録事富而輕圜,後曡小紙擲圜前,云:「呂圜,洛師人也,身寒而德備。一日,吼天氏作孽,獨示威於圜。」 聖琉璃

王衍伶官家樂侍燕,小池水澄天見,家樂應制云:「一段聖琉璃。」 艷陽根

偽閩中書吏韋添天字謎云:「露頭更一日,真是艷陽根。」 碧翁翁

晉出帝不善詩,時為俳諧語。〈詠天〉詩曰:「高平上監碧翁翁。」 地蓋

王彪《天賦》云:「溥為地蓋,浩作星衢。」 潤骨丹

開元時,高太素隱商山,起六逍遙館:晴夏晩雲、中秋午月、冬日方出、春雪未融、暑簟清風、夜階急雨。各製一銘,晩雲云:「作萬變圖,先生一笑。」 冬日云:「金鑼騰空,映簷白醉。」春雪云:「消除疫癘,名潤骨丹。」清風云:「醒骨真人,六月惠然。」 冷飛白

老伶官黃世明常言,逮事莊宗。大雪內宴,敬新磨進詞①,號「冷飛白」。 天公玉戲

比丘清傳與一客同入湖南。客曰:「凡雪,仙人亦重之,號『天公玉戲』。」 花鞴扇

俗以開花風為花鞴扇,潤花雨為花沐浴,至花老,風雨斷送,蓋花刑耳。

驚世先生

驚世先生,雷之聲也。千里鏡,電之形也。 千里燭

道士王致一曰:「我平生不曾使一文油錢,在家則為扇子燈,出路則為千里燭。」意其日月也。 迷空步障

世宗時,水部郎韓彥卿使高麗。卿有一書②,曰《博學記》,偷抄之,得三百餘事。今抄天部七事:「迷空步障、霧。威屑、霜。教水、露。冰子、雹。氣母、虹。屑金、星。秋明大老。天河。 地理門(十四事) 黃金母

汾晉村野間語曰:「欲作千箱主,問取黃金母。」意謂多稼厚畜,由耕耘所致。

空青府

契丹東丹王突欲③,買巧石數峰,目為「空青府」。 圓光石

趙光逢奴往淮壖,偶得一石,四邊玲瓏類火,光逢愛之,名曰「圓光石」。 隱士泥

秣陵孟娘山,土正白色,曰白墡土。周護始調塗其四堵,因呼「隱士泥」。 寵仙

桑維翰夀辰,韋潛德獻太湖石一塊,上有鐫字金飾,曰「寵仙」。 琉璃變

劉東叔賦〈臘月雨〉云:「且雨且凍山徑滑,是誰作此琉璃變?」 四時節

桂林一日之間,具四時之氣,遷謫者惡之,號為「四時節」。 節木汴州

廣陵,東南一都會,凡百頗類京師,號「節木汴州」。 地上天宮

輕清秀麗,東南為甲;富兼華夷,餘杭又為甲。百事繁庶,地上天宮也。 青銅海

汴老圃紀生,一鉏芘三十口。病篤,呼子孫戒曰:「此二十畆地,便是青銅海也。」 七絃水

武夷山有石如立壁,巔隱一泉,分七派,山僧顛堅名為「七絃水」。 小蓬萊

違命侯苑中鑿地廣一頃,池心曡石象三神山,號小蓬萊。 麥家地理

臈雪熟麥,春雪殺麥,田翁以此占豐儉,為「麥家地理」。 十辛

積麥以十辛良,下子不得過三辛,收鏺不得過三辛④,上塲入倉亦用辛日。

君道門(十二事) 蕭閒大夫

劉鋹僣立,奢麗自恣,在宮中自稱「蕭閒大夫」。

候窗監

南漢劉晟,殿側置宮人望明窻以候曉,宮人謂之「候窗監」。 仁爐義鞴道薪德火

周杜良作〈唐太宗畫像贊〉云:「仁爐義鞴,道薪德火。」 摘瓜手

人君號能用才者,莫如唐太宗,然瀛洲十八人,許敬宗乃得與,如摘瓜手耳,取之既多,其中不容無濫。 掃國真人

隋裴寂待選京都,一日郊飲,遇老人畫地上沙土曰「掃國真人」,又曰「玉環天子」,又曰「兵丹上聖」。告寂云:「三百年中,最雄者,此三人耳。」寂醉臥,及醒,已失老人矣。後人紬繹其名,掃國者,太宗之剗平僣暴也;玉環,太真妃子字,玄宗以妃而召亂,玉環天子,是玄宗明矣。憲宗始以兵定方鎮之強,終以丹躁滅身,兵丹之目,其憲宗之謂乎? 避賢招難存三奉五皇帝 昭宗丁不可為之時,遭無所立之地,人戲上尊號曰「避賢招難存三奉五皇帝」⑤。蓋帝嘗曰:「朕東西所至,禍難隨之,願避賢者路。」三謂三主,帝后及楊柳、昭儀,五謂全忠、行瑜、克用、茂貞、韓建。 彩局兒 開元中,後宮繁衆,侍御寢者難於取捨,為彩局兒以定之。集宮嬪用骰子擲,最勝一人乃得專夜。官璫私號骰子為剉角媒人。 大昏元年

王曦紹僣號梁閩越,淫刑不道。黃峻曰:「合非永降,恐是大昏元年。」 孟蜀弔伐

孟蜀隳危,大軍弔伐,偽昶遣皇太子玄誥、平章事王昭遠統兵捍禦,玄誥乳臭子,昭遠僕厠材。太祖歎曰:「孟昶都無股肱爪牙,其亡不晩矣。」

紫明供奉

武帝宣內供奉,賜坐,食甘露毬蜜,搗山藥油浴。既退,侵夜,宮嬪離次,上獨映琉璃燈籠觀書,久之歸寢殿。王才人問:「官家今日以何消遣?」上曰:「緑羅供奉已去,皂羅供奉宮人特髻。不來,與紫明供奉燈。相守,熟讀《尚書無逸》篇數遍。朕非不能取熱鬧快活,正要與絃管尊罍暫時隔破。」 容易郎君

晉少主志於富貴,纔進姓名,即問幾錢,拜官賜職,出於談笑。幸臣私號「容易郎君」。 大體雙

劉鋹昏縱角出,得波斯女,年破瓜,黑腯而慧艷,善淫,曲盡其妙。鋹嬖之,賜號「媚豬」。延方士求健陽法,久乃得,多多益辦。好觀人交,選惡少年配以雛宮人,皆妖俊美健者,就後禠衣,使露而偶,鋹扶媚豬延行覽玩,號曰「大體雙」。又擇新採異,與媚豬對,鳥獸見之熟,亦作合。

官志門(十六事) 風力相國

越公楊素,專恣既久,包藏可畏,四方寒心,不敢直指,故以「風力相國」概之。「力」一作「刀」。 潤家錢

南漢地狹力弱⑥,事例卑猥,州縣時會僚屬,不設席而分饋阿堵,號「潤家錢」。

分身將

梁將葛從周,忠義驍勇,每臨陣,東西南北忽焉如神,晉人稱為「分身將」。 肉雷

來紹,乃唐酷吏俊臣之裔,天稟鷙忍,以決罰為樂。嘗宰郃陽,生靈困於孽手。創造鐵繩千條,或有令不承,則急縛之,仍以其半搥手,往往委頓。每肆枯木之威,則百囚俱斷,轟響震動一邑,時呼「肉雷」。 百和參軍

袁象先判衢州時,幕客謝平子癖於焚香,至忘形廢事。同僚蘇收戲刺一札,伺其亡也而投之,云:「鼎炷郎守馥州百和叅軍謝平子。」 擷金煉玉束雪量珠

王播拜諸道鹽鉄轉運使,祕書丞許少連賀啟:「擷金煉玉,束雪量珠⑦。」 玉葺金鹵

偽唐徐履掌建陽茶局。弟復,治海陵鹽政,監檢烹煉之亭,榜曰「金鹵」。履聞之,潔敞焙舍,命曰「玉葺」。 赤心榜

張聿宰華亭,治政凜然。凡有府使賦外之需,直榜邑門。民感其誠,指為「赤心榜」。 小宰羊

時戢為青陽丞,潔已勤民,肉味不給,日市豆腐數箇。邑人呼豆腐為「小宰羊」。

抱冰公事

蒙州立山縣丞晁覺民,自中原避兵南來,因仕覇朝,食料衣服皆市於鄰邑,一吏專主之。既回物多,毫末皆寘諸獄,當其役者曰:「又管抱冰公事也。」 牛皮綳鐵鼓

蘇州録事參軍薛朋龜,廉勤明察,胥吏呼為「牛皮綳鉄鼓」,言難縵也。 軟繡天街

本朝以親王尹開封,謂之判南衙,羽儀散從燦如圖畫,京師人歎曰:「好一條軟繡天街。」近日士大夫騎吏華繁者,亦號「半里嬌」。 人間第一黃

偽唐贓臣禇仁規竊祿泰州刺史,惡政不可縷舉。有智民請吻儒為二詩,皆隱語,凡寫數千幅,詣金陵粘貼,事乃上聞。詩曰:「多求囊白昩蒼蒼,兼取人間第一黃。」云云。「白」、「黃」隱金銀字⑧。 脯掾

何敬洙帥武昌時,司倉彭湘傑習知膳味,就中脯臘尤殊。敬洙檄掌公廚,郡中號為「脯掾」。 裹頭冰

宋城主簿祝天貺,勵已如冰玉,百姓呼為「裹頭冰」。天貺去後,和甄來尉,頗得天貺餘味,加以儒而文,民間語曰:「去了裹頭冰,卻得一段著腳琉璃。」 名字副車

鄧州別駕令狐上選,政貪性踈,百姓呼「名字副車」。

人事門(十五事)

鬧侯 侯元亮,馬氏時湖湘宰。退居長沙,門常有客,宴會無虛日,人目為「鬧侯」。 九龍燭

杜黃裳,當憲宗初載,深謀密議,眷禮敦優,生日例外別賜九龍燭十挺。 呷大夫 家述、常聿修仕偽蜀為太子左賛善大夫。兩人皆滑稽⑨,聿修伺述酒甕將竭,叩門求飲,未通大道,已見罍恥,濡筆書壁曰:「酒客乾喉去,唯存呷大夫。」 九福

天下有九福:京師錢福、眼福、病福、屏帷福,吳越口福,洛陽花福,蜀川藥福,秦隴鞍馬福,燕趙衣裳福。 蠭窠巷陌

四方指南海為煙月作坊,以言風俗尚淫。今京師鬻色戸將及萬計,至於男子舉體自貨,進退恬然,遂成蠭窠巷陌,又不止煙月作坊也。 手民

木匠總號運斤之藝⑩,又曰手民手貨。 鼎社

廣順三年,以柴守禮子榮為皇子,拜守禮太子少保致仕。皇子即位,是為世宗。守禮居西洛,與王溥、王彥超、韓令坤之父結友嬉游,裘馬衣冠,僣逼逾制。當時人為一日具,設樂集妓,輪環無已,謂之「鼎社」。洛下多妙妓,守禮日點十名,以片紙書姓字,押字大如掌,使人持呼之。被遣者詣府尹出紙呈示,尹從旁僉字,妓見紙畫時爭到買喚子,號曰「鼎社」。 到頭菴主徹底門生

魏仁浦長百僚,提奬單隱巌至列郎,又附他相,仁浦不悅。一日,浮屠仁普來乞山資,留飯,而隱巖至。以束素贈別,顧仁普曰:「到頭菴主,徹底門生。今昔所難,即而勉之。」隱巖面不類人,唯唯而退。 女及第

齊、魯、燕、趙之種蠶,收繭訖,主蠶者簮通花銀碗謝祠廟。村野指為「女及第」。

錢井經商

僦屋出錢,號曰癡錢,故僦賃取直者,京師人指為「錢井經商」。 不動尊

宣武劉,錢民也。鑄鐵為算子。其子薄游11,妓求釵奩,劉子辭之,姥曰12:「郎君家庫裏許多青銅,教做不動尊,可惜爛了,風流拋散,能使幾何?」劉子云:「我爺喚算子作長生鐵,況錢乎?彼日日燒香,禱祝天地三光,要錢生兒絹生孫,金銀千百億化身,豈止不動尊而已。」為人父者,聞此可以少戒。 甌宰

廣席多賓,必差一人慣習精俊者充甌宰,使舉職律衆。 金搭膝

溫韜少無賴,拳人幾死。市魁將送官,謝過魁前,拜逾數百,魁釋之。韜每念之以為恥,既貴達,拍金薄為搭膝帶之,曰:「聊酬此膝。」 鄭世尊

或曰:不肖子傾産破業,所病不瘳,其終奈何?司馬安仁曰:「為鄭世尊而已。」又問何謂?曰:「鄭子以李娃故,行乞安邑,幾為餒鬼。佛世尊欲與一切衆生結勝因緣,遂於舍衛次第而乞。合二義以名之,非不肖子,尚誰當乎?」





黑龙江22选5兑奖期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