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類傳播理論筆記[1] - 下載本文

自的價值觀。但是,電視上呈現的是“一邊倒”式的主流文化形象,其影“向遍及個人、各個社會群體和亞文化群體。 使用、滿足和依附

與傳統的效果研究相比,使用與滿足取向把媒介受眾一一一而非媒介信息——作為其出發點,從受眾直接的媒介體驗的角度來對傳播行為進行探索。它主張,受眾成員主動使用媒介內容,而不是被動接受媒介的控制。因此,它所假設的并不是媒介與效果之間的直接關系,而是推定受眾成員能夠使用信息。因此,“使用”本身也會成為影響媒介效果的一個變量。 期望值—價值理論

你從媒介中獲得的滿足取決于你對該媒介的態度一一即你相信該媒介可以給你提供什么,以及你對它的評價。你對任何類型節目的態度指向取決于你全部信念和評價的集合。 依附理論

首先,媒介能夠滿足人們的需求越多,人們對媒介的依附程度就越高。依附的第二個來源是社會穩定性。當社會矛盾激化,變革的呼聲高漲,現存的機制、信念和實踐都會受到挑戰,這就迫使人們重新評價,從而做出新的選擇。這時候,人們對媒介信息的依附程度就會增長。而在社會較為穩定的時候,人們對媒介的依附程度就會下降。這一模式表明社會機構和媒介系統會與受眾進行互動,從而產生了需求、興趣和動機。這些因素反過來又影響到受眾對媒介和非媒介信源的選擇,從而導致了他們不同程度的依附。

控制論傳統

輿論和“沉默的螺旋”

如果人們覺得自己的觀點會得到大家的認可,就會公開發表;反之就會保持沉默。這~螺旋式過程導致的結果是:一派的觀點最終會占土風,而另一派的觀點則會銷聲匿跡。該理論有兩個前提條件: (1)人們知道哪些觀點會受到歡迎,而哪些不會。換言之,人們會毫不遲疑地根據自己的經驗對輿論進行猜測,并且推斷出支持或反對某種立場的人所占的百分比。這種情況被稱為“類統計感覺”。(2)人們會根據他們對輿論的猜測,來對自己所表達的觀點進行調整。沉默的螺旋是由人們對孤立的恐懼所引起的。害怕受到同類的批評是導致沉默的最為重要的因素。

批判傳統

女性主義媒介研究

貝爾-胡克斯的媒介批評 貝爾,胡克斯所倡導的媒介批評旨在利用傳播來顛覆和清除意識形態的宰制一一即她所指的“白人至上的資本主義父權制”。這種意識形態的宰制是由性別主義、種族主義、階級精英主義、資本主義和異性戀主義等思想體系相互交錯而形成的。胡克斯主張,顛覆宰制的最基本的手段是“去殖民化”。所謂“去殖民化”,是指擺脫主流文化對現實所做的種種假設的過程,其中也包括被壓迫人民擺脫“內化”自身的卑微地位的傾向。\\胡克斯總結出了“去殖民化”的兩種主要形式一批評和創造。我們應當運用媒介批評來質疑、挑戰和抵抗這種殖民化的思維定式。第二把實現“去殖民化”的“鑰匙”是創造(invention)一即創造出一些非宰制性的文化形式。創造出這類形式的首要途徑是通過“付諸行動”(enactment)一一即在采用一種不對他人進行宰制和剝削的方式來生活和行動。

應用與引申

1. 傳播媒介起到了“塑造社會”的作用

2. 媒介機構在文化生產上扮演了重要出角色

3. 受眾成員和受眾群體參與了媒介信息的意義構建的過程

第11章文化與社會 符號學傳統 語言的相對性

薩丕爾一沃爾夫假說一一即‘‘語言相對性理論”。‘這個假說闡明了我們的思維過程和看待世界的方式都是由我們所使用的語言的語法結構來塑造的。

精心設計的符碼和限制性符碼 該理論最基本的假設是:社群內部建立起來出關系會影響到該社群用何種類型的語言與此同時,該社群所使用的語言結構把不同的事物聯結起來,并且賦予它們以不同的意義。之所以出現上述的現象,是由于不同的群體具有不同的屬性;語言的出現正是出干維持群體內關系的需要。換言之,人們是借助千其所使用的語言符碼來理解他們在世界中所處的位置的。伯恩斯坦的理論聚焦干兩種符碼一一精心設計的和限制性的。精心設計的符碼為表達同一個事物提供了各種各樣的方式。它使得說話人能夠闡明自己的想法和意圖。限制性符碼所提供的可供選擇的范圍要牢得多,因此預測其形式就較為容易。說話人在使用這類符碼時,不能對其意義做進一步的擴展和更加深入的闡述。限制性符碼適用于這樣的群體一一其成員具有較多的共享的假設性觀念,不需要對各自的意圖進行講一步的闡述;而精心設計的符碼則適用于這樣的群體一一其成員具有不同的視角,必須對各自的意圖做㈩迸一步的闡述。系統中使用哪種符碼一一是精心設計的符碼還是限制性符碼一一主要取決于以下兩個因素。第一個因素是該系統中最主要的社會化中介一一包括家庭、同儕群體、學校和工作單位~~的本質。如果這些群體的結構是由固定的社會角色來界定的話,那么限制性符碼便會占主導地位。如果這些群體的結構沒有嚴格的界定,其中角色也處干流動的狀態,那么系統便會創制出一套精心設計的符碼。第二個主要因素是價值觀。強調個性發展的多元化社會有助干精心設計的符碼的產生;而較為封閉、狹隘的社會往往鼓勵限制性符碼的使用。

控制論傳統

信息和影響的擴散

拉扎斯菲爾德的兩級假設

他提出了以下的假設:信息是從大眾傳媒流向社群當中的某些“意見領袖”。后者通過談話的方式再把信息傳給其他成員。他還發現,投票者更容易受到他們的朋友——而非媒介一一的影響。意見領袖分為兩種:一種在某個主題上具有一定的影響力,或者稱之為“單態型”;另一種在各個不同出主題上具有影響力,稱之為“多態型”。隨著系統變得更加現代化,單態型意見領袖會變得更為常見。

艾弗瑞特-羅杰斯的“創新擴散”理論

羅杰斯把擴散與社會變革的過程聯系起來。這一過程包括發明、擴散(或者說傳播)和后果。這樣的變革既可以出現在組織內部,叉可以通過與外來的“變革中介,(change agent)的接觸而發生。這種接觸既可以是自發性的,也可以是偶然性的,還可以是外部中介機構進行規劃的結果。創新方案能否被采納取決于人們對它所具有的相對優勢出認識,以及它與現存價值觀和體驗的契合程度。創新方案的復雜程度也是一個重要因素。

動態社會影響理論

這種理論將整個社會設想為一個巨大的傳播系統,其中包含了許多文化的亞系統。在這些系統內,入與入之間進行互動。處于某個社會空間的個人并非互不相連的節點,他們之間的聯系也不是隨意性的。從控制論的角度來說,他們被組織成了一個具有共同特征的動態群體結構。個人按照他們在社會空間內的接近程度形成不同的群體,這些群體反過來又為社會空間

增加了新的結構。這種循環往復的方式也影響了該空間內部產生相互影響的模式。

現象學傳統 文化闡釋學

在文化闡釋的過程中,‘‘闡釋循環圈“包括了從“接近體驗的概念”到“遠離體驗的概念,的運動。所謂“接近體驗的概念”是指那些對文化群體中各成員有意義的概念;而“遠離體驗的概念”是指那些群體以外的人有意義的概念。從本質上說,文化闡釋者在這兩種概念之間進行“翻譯”。這樣一來,來自外部的觀察者就可以理解特定條件下內部成員的感情和意義。

社會文化傳統 傳播的人種志研究

傳播的人種志研究至少涉及了三個方面的問題。第一個是找出文化共同體在傳播過程中所創制的“共享身份”的類型。第二個問題是找出共同體內部“公共表演的共享意義”。哪些因素構成了文化內的傳播?這些不同的表現形式喚起了哪些意義的聯想?第三個問題是探索共同體內部的“矛盾”(contradiction),或者悖論。如何通過傳播來處理這些矛盾?在著力解決上述問題的同時,傳播的人種志研究還對以下三方面的問題進行了探討。“模式問題”,旨在回答:如何運用傳播來建立一整套標準?是非觀念如何影響了傳播模式。“形式問題”,旨在找出社會生活中運用傳播的類型。什么樣的行為算得上是傳播?它們是如何被組織起來的?‘‘文化符碼問題“讓我們關注義化群體il 1被運作傳播丁具的符碼和行為的意義。 表演性的人種志研究

某種文化語境中的公開表演就像“社會性戲劇”(social drama)一樣。群體當中的成員通過它來建立彼此之間的關系,產生出各種想法。這類戲劇通常是有“閾限”(liminal )的一一即這類戲劇標志著從一種狀態向另一種狀態的轉變,或者是兩個事物之間的邊界。特納指出,社會性戲劇通常遵循某種程序。第一個階段是“破裂”(breach)一一即對群體秩序的某種破壞或者是威脅。第二個階段是“危機( crisis)——群體內的成員開始躁動不安,針對破裂的緣由分成不同的派別。第三個階段是“糾正或補償的過程”——群體成員開始進行表演,試圖修補破裂之處,或者回到為各方所接受的狀態。在社會性戲劇的過程中,這一階段所進行出自我考察是最多的。在此,新的意義被創造出來,老的意義得以復制。第四個階段是“重新整合”一即回到和平狀態中。

批判傳統

簡要來說,現代主義理論依賴于以下的理論假設:人類社會是由某些特定的、預無建立好的結構所組成的。它們決定了各個群體之間的權力安排。后現代理論依賴干以下的假設:結構總是處于逐漸形成的過程中;在歷史上特定的某個時點上所進行的傳播實踐塑造了和重新塑造了這些結構。實際上,后結構主義是后現代主義出一種變體,它聚焦干語言和權力。最后,‘‘后殖民主義,這一思想運動聚焦于各種壓迫性勢力尤其是歐美帝國主義和殖民主義體制當中的那些勢力。 現代主義

馬克思主義 馬克思指出,社會生產方式決定了社會的本質。馬克思主義的最基本的主張是基礎和上層建筑之間的關系。具體來說,經濟是所有社會結構的基礎。馬克思最為關注的是“資本主義”作為一種經濟體系所產生的后果。他相信,利潤推動了生產的進行,對勞動起到了宰制的作用。因此,勞動只是一種能夠產生利潤的工具,最終損害了工人的利益。這種經濟體系導致

了資本主義社會中各種社會結構的產生,而這些結構又能夠把這種宰制的形式維持下去。馬克思主義理論把社會視為代表不同階級利益的意識形態之間迸行斗爭的主要場所。通過斗爭,一種意識形態贏得了對另一種出宰制權。霸權(hegemony>便是宰制的過程。在這個過程中,一系列思想顛覆了或者“收編”了另一個系列的思想,使得某個群體能夠對他群體行使領導權。

尤爾根-哈貝馬斯與法蘭克福學派

哈貝馬斯指出,對社會的理解必須結合三種主要的利益:工作、互動和權力。這三種利益祁是十分必要的。第一種利益是工作(work)一它包括了創造各種物質資源的努力。具有鮮明的工具性本質一一即完成有形的任務和達到具體的目標。因此,從根本上說,工作是一種“技術性利益”。第二種利益是互動一一即使用語言或者其他種類的傳播符號系統。由于社會合作對于人類的生存來說十分必要,所以哈貝馬斯把它稱為“實踐性利益”。第三種利益是權力(power)。社會秩序自然而然地導致了權力的分配,但是人們仍然期望能把自己從宰制中解放出來。權力導致的是被扭曲的傳播,但是,如果社群成員意識到意識形態對社會的宰制作用,那么他們自己就會努力去改造社會。結果,權力就成為一種“解放性利益”。生活中任何一個方面都無法擺脫利益甚至科學也不例外。一個獲得解放的社會應當擺脫任何一種利益的不必要的宰制。這就是說,每個人都有同等的機會來參與決策的過程。哈貝馬斯相信,要實現上述目標,必須建立一個不受私人利益影響的、強有力的“公共領域”。哈貝馬斯相信自由的言論是進行正常的、有效的傳播和進入更高的話語層面的必要條件。他描述了一種“理想化的言語情境”。首先,這種理想化的言語情境需要言論自由,人們在表達自己的觀點時不應該受到任何限制。其次,每個人都有同等的發言的機會。換言之,所有的說話人和他們的立場都應當被看作是合法的。最后,社會出模式和義務不是單面的,而應當有助干權力在社會各階層平等地分配。只有滿足了上述的必要條件,才會巾現“解放性傳播”。 現代主義傳統中的女性主義研究

現代主義傳統中的女性上義研究分為以下兩個不同的流派,聚焦于不同的路徑: (1)一派聚焦干實現社會、政治和經濟上的性別平等一一即致力干在現存的權力結構中,為女性贏得與男性同等的地位(2)另一派則致力于顛覆現存的社會體系,重新構建出一種對于男女兩性都具有解放性的社會體系。

后現代主義 文化研究

文化研究關注的是:文化是如何通過不同意識形態之間的斗爭而產生的。他們相信這種變化是以下列兩種方式來進行的: (1)首先識別現存的社會矛盾,通過解決這一矛盾弓、發積極的變化,從而抵制社會壓迫;(2)對各種社會文化現象進行解讀,幫助入們理解宰制以及他們所期望的積極的變化。在文化研究中,這種運用多種來源強化我們對現實的認識的過程被稱為“接合” (articulation)。正是由于各種用于驗證的來源之間出聯系或者說它們連為一體,所以,我們共享的那些理解似乎就成不容置疑的真實。正是由于這種“接合”的作用,社會中現存的各種意識形態并不是處于同等的地位上。文化理論指出,資本主義社會受到了某種精英意識形態的宰制作用。但是,霸權是一種流動的過程,霍爾把它稱之為“充滿斗爭的劇場”中的暫時性狀態。因此,我們“要把社會視為一種復雜的構成,必然是矛盾的,永遠是具體的、歷史的”。文化研究的主要目的是揭示強勢群體是如何用難以察覺的方式來維持其意識形態的,而那些被剝奪了權力的群體又是如何抵抗主流意識態,從而顛覆整個權力體系的。 女性主義文化研究

女性主義文化研究則強調指出,權力關系是在不同類型的社會互動中構建出來的;語言和符號形式連續不斷地創造著人類思想所使用的范疇和各種社會關系。 批判性種族理論

首先,他們把種族主義視為一種普通的、平凡的或正常的理念。它是“社會運作出一種慣常方式”。種族是一種社會建構、具體來說,無論是“種族”還是“種族主義”等概念都是社會互動的產物。這就意味著,人們可以根據自己是否方便來構建、操控和拋棄這些概念。非白人群體所講述的故事往往具有特別的重耍性。這是因為這些故事與“種族”和“種族主義”等主題有關,帶來了他們自己的“獨特視角”,從而挑戰了那些法律上的“主流敘事”或者是那些被普遍視為“正常的”和“正確的”故事。 后結構主義和米歇爾-福柯的著述

語言可以被以無限多樣的形式來加以理解、運用和構建。換言之,當我們把意義和語法“正常化”后,實際上就為某種話語形式賦予了特權地位,并且將其置干其他話語形式之上。一般而言,這種話語形式最終會具有壓迫性。福柯指出,每一個時代都有鮮明的㈤界觀或者概念結構,后兩者決定了那個時代知識的本質。福柯把特定時代的知識特征稱為哲學認識(episteme),或者話語組成( discursive formation)。每個時代的視野是獨一無二的,與其他時代的視野是不一致的,這就使得一個時代的人不可能用另一個叫代的視野來進行觀察和思考。話語的結構是一系列內在的法則,它們決定了話語實踐的形式和內容。在他看來,規則應當適用于各種文化和各種類型的話語中,并且在深層和強勢的階層起作用。福柯認為,與人們的普遍信念不同,我們不用為創造話語狀況而負責。相反,話語決宅了人們在世界體系中的位置。福柯的著述聚焦于“權力”這一主題。他相信,權力是所有話語組成形式的固有的部分。因此,權力并不是人類或者機構的屬性,而是話語或者知識的功能。哲學認識賦予了權力,并且通過語言表達出來。因此,權力和知識密不可分。在互動的過程中,各方都擁有一定的權力。 后殖民主義

后殖民學者力圖考察和理解一一從而最終消除一一那些創造、維持和持續復制有關殖民壓迫的體驗的歷史結構。后殖民批評家力圖站在不同文化的交叉地帶來理解世界,抵制任何單一的文化闡釋形式,以更為復雜的方式來看待文化身份。后殖民學者提出了一此不同的辦法,幫助我們把握自身所處的各種形式的宰制。首先,我們應當擯棄特權思想,識別出并且認可我們的日常實踐是如何與更為廣泛的政治、國家和國際利益聯系在一起的。后殖民學者提出的第二種辦法是;避免對“他者”進行本質化。總而言之,后殖民理論把批判傳統所關注的主題一一宰制、意識形態和權力——引入了全球的場景當中。它力圖解決以下問題:如何讓我們聽到那些被西方話語以各種形式“殖民化”的人們所發出的聲音?如何把這些人引人有關身份、政治、全球化的談話當中?

應用與引申

1,“差異性”是社會的靈魂

2.社會多樣性是通過傳播來創造和管理的 3 .語言和文化是不可分割的 4.社會結構會產生一定的后果

5 傳播的各種語境之間是相互聯系的,





黑龙江22选5兑奖期限